首页  »  古典武侠  »  【七情愚僧录】(54)【作者:zzjzzj】加载中加载中
【七情愚僧录】(54)【作者:zzjzzj】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65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4  话音未落,男童耳边又传来了一阵「咝咝咝」的轻响。从他的角度看不见梦梦双腿之间,那紧窄无比的蜜穴之中正喷射出几束银白色的蛛丝,这些蛛丝如蛇一般攀附着他的身体向上游动,很快他就感觉到自己交叉在一起的双腕被什么东西给一圈一圈绑了起来。  梦梦准备好了一切,笑道:「好了~让你的弟弟也看看咱们玩得有多开心吧~」,她从后背搂着男孩,身体原地转了个角度使男孩正面面对着他自己那个还被吊在水面上的亲弟弟。当哥哥就的这么毫无遮掩地把自己与异性赤裸交缠的下流模样暴露在亲兄弟面前,自然是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又没有任何办法,他只得干脆把牙关一咬心一横,闭上了眼睛任由梦梦玩弄。  「呼~~~」,梦梦娇喘一声,两只纤纤玉手同时操起细长的手指,两边一起拨弄起男孩的乳头和童子阴茎来:「小哥哥真是好嫩呢~连这里的皮都这么嫩~一点脏东西都没有~」,她将小男孩的包皮完全翻起,露出嫩红的龟头来尽情戏弄,同时小嘴还在他的脖子、后背以及肩膀上不住地轻吻舔吸。  「啊啊啊~~~我…我…啊!!!」,梦梦的玩弄对于一个毫无性爱经验的孩子来说实在太过刺激了。男孩喘着粗气大声呻吟起来,身体越来越烫还不停地扭动着。而他呻吟和扭动得越厉害,梦梦玩得就越开心越兴奋,一双柔荑如同两只翩翩白蝴蝶在他的全身上下四处翻飞,不过重点依然是他的性器、乳头以及大腿内侧,这些地方都享受到了梦梦的着重「照顾」。  未经人事的男孩除了觉得身体里涌动着奇怪的快感,下体还传来一阵阵「尿意」,他使劲忍着。也幸亏了梦梦并没有使出真正的淫技,否则的话他连一分钟都撑不下去就会爆浆了。很快,男孩凭借所剩无多的知觉发现又有一个人走近了过来,他艰难地睁开眼睛,看见刚才那个将他们兄弟二人指给梦梦看的女子赤裸着一身欺霜赛雪的玉体,轻移莲步走到了他弟弟的面前,伸出一双玉臂将他从蛛丝上摘下,温柔地抱在怀里似乎在说着什么。而他的弟弟却没有任何反抗的表现,反而一脸乖巧驯服的表情伏在那个妖女的怀中。那妖女捧起一只雪白圆润的乳房伸到他的弟弟的嘴边,那个小家伙立刻伸出两只小手抓住了白皙肥美的乳肉,小嘴一张,迫不及待地将一颗樱桃大小的鲜红乳头含进嘴中啧啧吸吮起来。  「你们!你们!不可以啊!」,身为哥哥的男孩顿时叫嚷起来:「说好了…说好了只要我陪你玩,你们就…不动我弟的!你们不能说话不算话啊!放开我!放了我弟弟!」  「哈哈哈~小哥哥你听错了吧?」,梦梦的笑声如同银铃般清脆:「人家说的是,梦梦自己不会动你的弟弟,可没有说梦梦的姐姐们也不会动他啊~哈哈哈哈~~」  「呜呜呜~求求你!求求你放了他吧!」,男孩哭了起来:「我…我…呜呜呜~求求你…呜呜呜~~求求你!放了我弟弟吧!我…我会…呜呜呜~你想玩什么都可以!~~」  蛇蝎心肠的蜘蛛精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小男孩的哭诉而心软?反而他哭得越凄惨,梦梦就越感到兴奋和快乐。她小嘴一张,舌头又变得细长细长的好似蛇信,伸到男孩的脸上将晶莹的泪珠全都卷进自己口中品味了一番,狞笑着道:「啊呀~是梦梦的姐姐想和你弟弟玩的~梦梦也没办法呀~我问你,以前在家里,你弟弟是不是要听你这个当哥哥的呀?」  小男孩抽泣着点了点头。梦梦顿时笑颦如花:「对呀~梦梦这个做妹妹的怎么敢违抗自己的姐姐呢?~所以嘛~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呵呵呵~」  单纯的孩子听了梦梦着歪理邪说竟一时语塞了,只能不停地哭泣。此时灵碧抱着他的弟弟也来到了梦梦二人的身前,她温柔地看着怀中使劲吮啄着自己乳头的男孩,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背,就如同是一个母亲在给自己的亲生骨肉哺乳,只不过哺进他口中的并不是乳汁,而是蜘蛛精那含有淫毒的体液。她见哥哥哭得厉害,便凑到他的面前,双眼中粉色的光芒一闪,又用极其轻柔的声音道:「好孩子…别哭了~你看你的弟弟,他是多么的满足和愉悦啊?你又何必哭泣呢…?」  灵碧的话仿佛蕴含着魔力,哥哥的哭声渐渐止住了,他看着那个在灵碧的怀中尽情吮吸着美丽的蜜桃型双乳的弟弟,心中迷惑了。他弟弟的样子是那么的幸福和快乐,屈服在她们的温柔乡之中真的有那么的快乐么?还是说这不是屈服,而是上天赐予他们的真正的乐园呢?我可以和弟弟一样被这个乐园所接纳吗?越想,他的表情越变得轻松,挣扎也渐渐停止了下来。  「啊…哈…啊…」,诺大的洞府中只有童音的喘息呻吟声在回荡着。青白色的鬼火照耀之下,两个一丝不挂的绝美女子—蜘蛛精七妹梦梦和四姐灵碧二女相对而坐,她们每人身前都搂着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小男孩,双手在他俩虽然幼嫩却硬得如同铁棒一样撅都撅不动的阴茎上撸套玩弄着,还时不时地与他们激情舌吻。  「姐姐~要来了哦~」,梦梦笑道。  「嗯~来吧~七妹~」  只见二女都用双手托住男童的屁股向前递去,那根硬邦邦向前挺出的童子阴茎就如同一根吸管一样伸到二女嘴前。二女把头向前一探,小嘴一嘟,各自将对方送过来的童男阴茎含入口中,吸溜吸溜的舔舐吮吸起来。  「啊啊啊!」,两个男孩同时惊叫一声[ 作者zzjzzj] ,下腹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两对小小的睾丸膨胀到极限大小,一阵剧烈的收缩脉动。「啾~!啾啾啾~!」,两根小鸡鸡同时激射出纯白的童男初精,一滴不剩地进入了两个蜘蛛精的口中,随后被她们「咕吱咕吱」地咽下肚去,一滴不剩。  鲜美无比的童男元阳入腹,两个妖女可不管那么多了,也不在乎会不会一口气就把猎物给吸干,只管一个劲地刺激他们尽量使射精延缓结束,然后咕唧咕唧地狂饮童男初精。梦梦觉得这样吸精还不够过瘾,她双眼中光芒一闪,舌头又变成细长的形状,顶端还分叉出四根极细极尖的触手一齐钻进弟弟的马眼之内,不顾他难以忍受的大声呻吟,三根触手将他的尿道和精管强行撑开,第四根触手就顺着精管一路延伸进去,钻进他的睾丸、前列腺等等各个性器官中直接抽取他的精子和精浆。可怜的小男孩哪堪如此竭泽而渔,弟弟惨叫一声便失去了知觉,只有下身处的肌肉还在不停地痉挛着,而哥哥也好不到哪里去,舒爽得几乎难以承受的射精快感过去之后就是仿佛灵魂都要从尿道之中抽离出去的空虚感,很快也天旋地转意识模糊了。  灵碧和梦梦又吸了一会儿方才停了下来。「嗯啊~~~」,二女长长出了一口气,抚了抚自己的胸口,显得是那么的满足和快慰。梦梦唰的一下将长舌收回,眯着眼睛摸了摸自己依然平滑的雪白小腹回味了一番,这才低头看了看两个男孩,顿时惊讶地嚷道:「哎呀~好像…太用力了…小哥哥都快不行了呢…」  灵碧淡淡一笑,嗔道:「还不是七妹你太贪嘴了,你看看他…下身都肿起来了,都快被你吸走了魂儿呢~这么好的一块材料就被你给玩坏了,七妹你可要赔我哟~」,说着她将弟弟抱到梦梦的面前指给她看。  梦梦一见果然如此,她露出有些苦恼的表情,吐了吐舌头冲四姐做了个鬼脸:「哎呀~人家不是刚复活太饿了嘛~所以吃起来有些着急了~我知道四姐最好了,就别让梦梦赔了嘛!好不好嘛四姐?」,说着她还亲热地搂住灵碧不住地磨蹭,嗲嗲地撒起娇来。以灵碧那淡然的性格自然也不会真的要七妹赔,只是拿她打趣而已。  「咕咕…」,二女嬉闹了一会儿,突然梦梦的肚子里又传来了几声轻响。灵碧淡淡一笑,摸了摸她柔软光滑的小腹道:「你这孩子…又想吃了啊?我看咱们这盘丝洞非得给你吃穷了不可~」  梦梦点头好似鸡啄米,娇声道:「嗯嗯…连四姐都拿梦梦打趣啊~刚才吃的人家已经消化完了嘛~」,她看了看灵碧怀中早已奄奄一息的弟弟,满脸都是掠食者准备享用猎物那种无比期待的兴奋表情,她吸溜了一下口水,又道:「啧啧~我早就想试试把小可爱整个活吞下去的滋味了~就他了~哈哈~」  灵碧从肚脐中射出一小片蛛网铺在水面上,把怀中的男孩放在上面,又从梦梦的怀中接过依然还晕晕乎乎的哥哥。只见梦梦全身妖纹放出黄色光芒,身体的形状开始改变,双腿并拢在一起合为一体然后越变越长,转眼间她就变成了一条水桶粗的黄色花斑巨蟒!与真正蟒蛇不同的是她蛇腹七寸的位置上有着一个蜘蛛形的妖纹印记,而且蛇头上凸起了一个肉冠,上面浮现出了梦梦那稚嫩纯真却又娇媚无比的面容。  「咝咝~我要吃了~咝咝…」,化成蛇形以后梦梦的话音都变了调,带着金属般的颤音而且还掺杂着蛇的咝咝声,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她张开流着丝丝涎液的血盆大口,长长的分叉蛇信像鞭子似的一甩便卷住了男孩的一双小腿,足足缠了十好几圈。  「咝咝…咝咝…」,变化为雌性巨蟒的梦梦发出兴奋不已的嘶叫,蛇信向口内收回,慢慢将男孩的小腿吞入口中。在这生与死的关头,本来已经三魂丢了俩半的小男孩本能性地感觉到了无尽深渊正在逼近自己,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竟然又开始微弱地挣扎起来,只不过这也只是聊胜于无罢了,就算是身体健壮精力充沛的成年男子也完全不可能挣脱梦梦的吞噬,更何况是他一个生命力正走向衰竭的孩童?  「不…不要啊…你们!你们…说好了…说话不算话啊…呜呜呜…」,可能是双生子之间存在着一丝心灵感应,身为哥哥的男孩此时也清醒了过来,出乎二女预料的是他竟然摆脱了蜘蛛精色欲的迷惑,一个劲地哭喊着哀求她们放过自己的弟弟。  「竟然能自己清醒过来…这小可爱确实很有灵气,梦梦吃了他们,对她身体和功力的恢复想必是很有好处的~」,灵碧心里想着,一双如水的秀目盯着哥哥的两眼,挂着淡淡的笑容道:「没用了……就算放了你们,你弟弟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而你……以后也没有任何凡人女子能满足你了,你永远也享受不到今天这样的快乐。那么,何必还要挣扎呢…?就这样溶化在梦梦的腹中,成为梦梦未来长生不老的身体的一部分不是更好么?」  说着,灵碧双眼闪过一阵光芒,只见哥哥的眉心处出现了一个粉色的雪花形印记,他停止了哭喊和哀求,看向正在吞食自己亲弟弟的黄色大蟒蛇,脸上浮现出羡慕和期待的表情。  「成为她的一部分么?……似乎……听上去很好呢……」,男孩喃喃自语道。  此时梦梦已经将弟弟的两条腿都给吞了下去,食道内里的肉膜和肉壁紧紧地包裹住猎物的双腿,充满层层叠叠褶皱的肌壁表面分泌出大量具有消化作用的润滑黏液,帮助加快吞食的速度。湿热黏膜互相摩擦搅动不仅使梦梦享受到了非常类似做爱抽插的吞咽快感,也让逐渐进入蛇腹之中的人牲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仿佛变成了一根大肉棒在插入一个巨大的花径之中,令人无法抗拒的快感压倒了恐惧、痛苦、绝望等等一切负面情绪,而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就是虽然弟弟的生命快要走到终点了,但那根童男的鸡鸡竟然又一次充血硬挺到了极限,龟头胀得通红通红的快要贴到他自己的肚脐上了。  灵碧见状,忙抱起哥哥来到梦梦的尾部旁边,她摸了摸梦梦那覆盖着细密鳞片的冰冷蛇皮,轻声道:「七妹,把蛇尾巴翻过来~」  听到灵碧的话音,梦梦很听话的将尾巴翻起,露出白花花的蛇腹,同时蛇头肉冠上浮现出的面孔竟然调转了个180度,面冲着身后的灵碧笑道:「咝咝…冰姐姐你想干什么啊?…咝咝…」  灵碧用瓷白的小手抚摸着尾段的蛇腹,像是在寻找什么,答道:「说起来,这个小可爱只是被我用嘴弄射了一回,并没有真正尝过男女欢爱的滋味。让他和你交配一次你再吃了他,他也就算是不留什么遗憾了。」  「嘻嘻嘻,冰姐姐你总是这么『善性』啊~你自己取了他的童子身不好么?用不着非得给我啊~」,梦梦一边吞食着口中的人牲一边说道,此时那个男童腹部以下的身体已经全部被她吞了进去,把蛇头和颈部撑得鼓了起来。奇怪的是那孩子暂时还露在外面的上半截身体竟在不断地痉挛抽搐着[ M系资源聚合首发] ,而且只见他两眼翻白,嘴巴张开吐出半截子舌头,还发出呃呃啊啊的呻吟声。一般人对此不得而知,灵碧却知道这是因为梦梦体内的食道内壁肉膜充满着层层叠叠的褶皱和凸起,再加上消化液的润滑,她正在有力地摩擦和绞吸人牲的下半身,带来常人难以忍受的性刺激,使得小男孩无法抑制本能的冲动而不断射精所造成的。虽然看不见,但听觉极灵的蜘蛛精还是可以听见从蛇腹中传来一阵接一阵细若游丝的「啾啾」声,那正是可怜的小男孩不断喷射着童子阳精的声音。喷出的童子阳精顺着食道流入子宫内,一滴不剩地被宫胞吸收炼化成为回复蜘蛛精妖力的能量和营养,「咝咝~嗯嗯~好甜~咝咝~好味道~~」,梦梦还不住地赞美着。  此时灵碧已经找到了她寻找的东西,只见梦梦尾部的蛇腹上有一个小小的裂口,微微翻开一道粉红色的细缝,还向外渗出丝丝白色半透明的黏液,这正是雌性蟒蛇的蜜穴口。灵碧在怀中男孩的小嘴上吻了吻,将他放在蛇腹上趴着,然后捋了捋了那根坚挺的阴茎,将通红的龟头对准了细缝中间。  「来吧~把你的宝贝放进去…你会登上天堂的…」,灵碧轻声在哥哥的耳边说道。男孩早已准备好了,全身燥热得好像着了火一般,双臂紧紧搂住蛇身,上半身贴在蛇腹上。好在蛇是冷血动物,冰凉的体温缓解了男孩的燥热,他翘起臀部,将龟头抵在肉缝上,校准了角度。而灵碧则在一旁,双手摁住他两瓣屁股,轻轻下压准备帮助他插入蛇的蜜穴。  「弟弟……等等我……我也要……进去了……」,当哥哥的男孩低吼了一声,腰部用力就要插入。虽然肉缝极其紧窄,但童子阴茎硬得如同焊死在双腿之间一般,如同一根烧红的铁杵直捅下去。  「咝咝…啊啊啊~~~插进来了~~咝咝…好舒服!咝咝…我要!~我要啊!~咝咝咝…」,梦梦发出骚媚无比的叫床声,当然,是从肉冠上的面孔中发出的,她蟒蛇的大嘴还在吞食猎物,此时的弟弟只有肩膀以上还露在外面了。  如果说整根阴茎是烧红的铁杵,那么因极度充血而红得发紫的椭圆形龟头就是温度最高的铁杵头,靠着过人的硬度艰难地将穴口挤开,再借着黏液的润滑和灵碧的推动一点一点扩大着「战果」,只待最粗龟头冠部插件淫穴之内后就可以一鼓作气全根而入。正当男孩屏住呼吸准备最后一击之时,本来紧紧闭合在一起,很艰难地才被龟头挤开的肉缝突然主动分开了,露出花径内部樱红色的肉膜,从中射出无数条极细极轻的银白色游丝。而这些丝线又聚合成三股,呈螺旋形盘绕在阴茎茎身上,然后迫不及待地向下一扯!  「噗哧!」  「咝咝…啊啊啊!!!」,男孩和梦梦同时舒爽至极地呻吟了一声,只见其后的蛇尾一翻,呼的一下倒卷过来缠住了男孩的双腿和躯干,接着便开始了一阵卖力的上下摆动。男孩就好像被一只巨掌握在手中,不停地一上一下一上一下,有时还左右旋动起来,带动那根童子阴茎也十分有力地在梦梦的蟒蛇花穴中抽插搅动,顿时从他们身体结合的部位传来了噗哧噗哧的水声。  「啊啊啊~咝咝~舒服!舒服啊!咝咝咝~~~」,梦梦爽快至极,放开了嗓子尽情地浪叫:「嗯~哎~咝咝咝~啊~咝咝~咝咝咝~咝~咝咝咝咝~~」,情到浓处,她都快说不出人言,只会一个劲地发出蛇类的嘶鸣声了。而再看那个小男孩,已经完全没有了自由,整个人简直都变成了一根专门用来取悦梦梦的淫具,在蛇尾巴的控制下只知一个劲地冲击身下的淫穴,啪啪啪的声音响成了一片,淫液从身体缝隙飞溅出来,有一些竟都落在了站在一旁的灵碧的身上。灵碧淡淡一笑,道:「你这孩子总是这么性急啊~这些人牲还不是任你处置么?何必这么猴急嘛?大姐教了你多少次啊~要从容一点、优雅一点~」  此时的梦梦,下半身在疯狂地交媾奸淫着童男,上半身的蛇头则在一刻不停地吞食着人牲,哪里有功夫回答灵碧。只见蛇脖子处一阵一阵地收缩蠕动,被吞噬的小男孩只剩下一个人头还露在外面。梦梦又猛地一扬她修长的蛇脖子,发出一声拉长的嘶鸣声,可怜的男孩此生看见的最后一个场景只能是这个暗沉沉的洞穴,接着便眼前一黑,陷入了永远的黑暗中。而梦梦的蛇身从脖子以后鼓出了一个呈现出完整人形的巨大鼓包,而且还在不断慢慢向后面的蛇腹滑去。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